在短片《Meridian》的幕后,Netflix 公司大力在影视工业推动开放原始

在短片《Meridian》的幕后,Netflix 公司大力在影视工业推动开放原始

随机的闪电不时落在一个荒凉的悬崖上,有一名神祕的女士穿着全身白衣……这是 Netflix 最新的原创影片《Meridian》,故事怪异、令人费解,而且只有 12 分钟之久。虽然《子午线》可在该公司全球串流服务上取得,但它不只是为了服务 Netflix 的 8,300 万客户,更是为了方便程式设计师们测试演算法而製作。

在短片《Meridian》的幕后,Netflix 公司大力在影视工业推动开放原始

该公司的内容合伙营运总监 Chris Fetner 解释:「这是一个针对一大串工程需求而量身製作的奇怪故事。」Netflix 公司把自製的《子午线》用做测试素材,来评估影片编码解码器(encoder, decoder)的性能,目的是为了让 Netflix 的串流看起来像 4K 电视。

而现在,该公司更把此影片免费奉送,让别人──无论是硬体製造商、编码解码器开发者,甚至是竞争对手如亚马逊和 Hulu,都可以用它来给自家产品进行测试。Netflix 是用创用 CC 授权(Creative Commons)的许可证来发表《子午线》,这对于不习惯分享资源的影视工业而言,是很新颖的事情。Fetner 说:「他们习惯做利用内容的生意,而非放弃生意。」

但对于 Netflix 公司,它只是进程的一部分。由于自身的硅谷 DNA,Netflix 公司在诸多聚焦云端运算的开放原始码专案上,有长期与其他公司合作的经验。现在,它要稍微推好莱坞一把,也来做一样的事情,而《子午线》仅仅只是个开始。

为何 Netflix 公司要发表也能帮到对手 iTunes 的工具?

上周,Netflix 公司还把一套工具组也以开放原始码释出了,这是用来解决影像工作室和影片服务共通的恼人问题。

好莱坞在进行全球媒体生意时,经常要为每部电影製作数打的不同版本。不只是在不同的市场需要不同的字幕,还有给飞机上的版本要剪片掉「高风险」场景(译注:在某些国家飞机上的影片,「炸弹」、「恐怖」等字眼会被消音甚至被剪片),以及地区化要求,如在日本所有的正面全裸需要打马赛克,此外还有重新配音版本等。

维护这种种的版本不仅得集中大量资源,还很容易引发错误──最近 Netflix 公司自身也才出了个纰漏,他们以为準备好了一部电影给德国的观众,Fetner 说:「标示是德国版。」但事后经仔细检查,却是用葡萄牙语配音的巴西版。 他调侃着说:「对于我们的德国同事而言,这应该不是啥好经验。」

Fetner 解释,这个闪失不是一个单独事件,还有更多像这样的天翻地覆。只是处理流水线上的一点小错误,就可能导致影像工作室目录上的影片大範围集体出错。

Netflix 公司希望用互动性母带格式 IMF(Interoperable Master Format)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项新标準,用来在工作室和像 Netflix 一类的服务商之间交换母带档。本质上,IMF 结合了原始影片与一串指令,来告诉 Netflix,它在哪些国家区域需要跳过哪些片段(相当于剪片),以及需要什幺音档(译注:地区配音或者放上消音的逼声)。这就好像我们在街头买茶饮时,可以方便地选择糖量跟冰的多少,甚至加其他配料,Fetner 说: 「有了 IMF,我们得到了所有的配料。」而且《子午线》的製作就带有示範与实验 IMF 的目的,这支才短短 12 分钟的影片有可能就此改变影视工业发表影片的方式。

IMF 已经被发展成美国电影电视工程师协会( SMPTE)的标準,有些影像工作室也已经开始用好几个月了。然而 Fetner 承认,这只佔提供给 Netflix 的所有电影中「一个小小的百分比」。部分原因是,还没有广泛的工具支持这个格式,这就是为什幺 Netflix 公司除了示範影片外,还要打造工具而且加以开源释出,即使这些努力也有利于竞争对手。

举个例子:Netflix 公司现正发布一个工具,来帮助工作室将 IMF 母带档转换成适用于苹果 iTunes 的档案格式。Fetner 说:「把内容提交给我们的工作室,其实还有很多其他业务问题要解决。」他认为即使这意味着额外也帮到 iTunes,帮助工作室整合 IMF 到工作流程中,最终还是有利于 Netflix 公司。 他说:「如今,苹果尚未支援 IMF,然而内容持有者,还是得做苹果的生意。」

涨潮举众船在短片《Meridian》的幕后,Netflix 公司大力在影视工业推动开放原始

这种思惟对好莱坞相当新潮。在硅谷,许多公司早就意识到,一个涨潮可以「举起」所有的船只。开放原码已经成为大部分科技产业的关键商业惯例,当然 Netflix 一直参与其中,已经分享许多点子和源码很长一段时间了。多年来,Netflix 公司已经发布了 150 多项开源计画。其中很大比例是以云端运算为中心,Netflix 长期在云端运行大多数业务,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该公司对资料分析、优化云端伺服器性能,甚至监控公司云端基础设施安全的程式予以开放原始码分享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在开源世界里,并非每个人都喜欢 Netflix。开源社群里的「基本教义派」就不喜欢 Netflix 把 DRM 用在其串流媒体服务上,例如自由软体基金会( FSF)就一度要求其支持者抵制这家公司。但产业界则是拥抱了 Netflix 的开源计画,根基于 Netflix 的开源码软体,已经被 Yelp、Yahoo、IBM、微软等大公司所採用。

今年 6 月,Netflix 公司把一项名为影像多方法融合式评估的演算法(Video Multi-Method Assessment Fusion  缩写为 VMAF)发表成一个开放原始码专案。 VMAF 过去帮助 Netflix 公司,找出哪些影片编解码器最适用于他们的服务(基于真实世界的实际观影测试)。现在该公司想要帮助其他公司也能做到一样的事,进而以更多的资料来改善这个工具,这也影响越来越多的公司把同样的精神带到好莱坞。

无人机不够力,所以 Netflix 公司租了一架直升机

回到一开始提到的《子午线》,这其实是 Netflix 公司第三次自製的测试素材,也是迄今最有野心的一次。《子午线》的影片规格是一部 4K 高动态範围(HDR)的影片,每秒有 60 帧影格、亮度峰值达 4000 nit、音讯採杜比全景声(Dolby Atmos)。换句话说,这影片在各方面的规格都用到最顶级,并很故意地做进了许多为难编码器的视觉特效。例如老旧、颗粒状还带有噪讯的素材,以及雪茄的烟、雾、在背景移动的物体、其他视觉杂讯。

在短片《Meridian》的幕后,Netflix 公司大力在影视工业推动开放原始在短片《Meridian》的幕后,Netflix 公司大力在影视工业推动开放原始

在拍摄上,Netflix 公司与包括 Sony、杜比、Red Studio 在内的多家合伙公司联手的《子午线》,没有採取任何拍片捷径,例如有一个场景,该公司试图用无人机来拍摄一辆汽车的行驶,但成果不太对劲,所以 Netflix 公司就改用传统的直升机来拍摄。影像演算法总监的安妮亚伦(Anne Aaron)说:「测试的内容必须要有代表性,一定要如实呈现今日电影是怎幺拍的。」

影像工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很少的测试素材圣典,亚伦说,如果你要测试的是影像编码解码器与其他软体在处理上万部电影的表现时,这可就是一大问题了。现存的一些开放授权素材不但少,而且很大部分上是由动画软体製作成的动画,用来测试会导致一些盲点,亚伦解释说:「比方说编码器可以为 3D 动画『Big Bucks Bunny』高度特别调校编码行为。」(译注:作弊的意思)

 Big Bucks Bunny 的影片。

即使《子午线》是为了考验演算法的角度而生的,但 Netflix 的订阅户仍然可以享受这部影片本身。该公司已经把所有测试影片放在其正规的影片目录里且从此成为常态,用来观察在现实世界里观众的反应。目前来说,观众似乎真的喜欢这件事,还在评论上开玩笑地把一些老影片片段来跟经典电影「大国民」比较,此外,也对那些工程师用来进行播放测试的影片感到有趣。

在短片《Meridian》的幕后,Netflix 公司大力在影视工业推动开放原始

对于亚伦来说,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 Netflix 的观众对《子午线》将有什幺回应。她开玩笑地说:「如果反应良好的话,要有第二季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该片也只有一集啊,笔者其实也看完了《子午线》,反倒希望 Netflix 是不是能先把第一季拍完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